书城
客服热线: 400-6789-326
热销商品
最近浏览过的
    清除历史记录
    爱心树
    编号: 2013113641
    作者:
    谢尔·希尔弗斯坦 著 傅惟慈 译 ISBN(书号): 9787544237499
    出版日期:
    2007-07-01 版次: 1
    开本:
    16开 页码: 58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销售价:
    ¥20.00
    赠送积分:
    20
    购买数量:
       
    商品介绍

    内容简介

      《爱心树》是世界绘本的经典作品之一,出版30年来,一直是绘本世界的著名典范,历久不衰,魅力惊人,销量超过600万册。这是一个由一棵有求必应的苹果树和一个贪求不厌的孩子,共同组成的温馨,又略带哀伤的动人故事。爱心树的英文 “The Giving Tree”,顾名思义便是牺牲奉献的意思,但它亦是一本述说友谊的书。树并未因为男孩的予取予求感到难过,即使后来只剩下残干的他,是那么凄凉孤寂,但当男孩回到他身边只求一个安静的歇脚处时,树竟是满欣喜乐将自己奉献给他,这样的喜悦比起男孩小时在树上刻的 “M.E. + T.”那些甜蜜文字,更令他感到真切舒心。天才的绘本艺术家希尔弗斯坦以简单俐落的线条和充满诗意又带有嘲讽幽默的文字,为各个年龄的读者创造了一则令人心醒动容的寓言——在施与受之间,也在爱与被爱之间。



    作者简介

      谢尔·希尔弗斯坦,诗人、插画家、剧作家、作曲家、乡村歌手。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绘本作家之一,谢尔的绘本作品被翻译成5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1.8亿册。1964年《爱心树》的出版轰动文坛,一举奠定了谢尔在当代美国文学界的地位。在此后几十年,该书畅销不衰,累计销量超过600万,被美国教育部评选为百部最受教师和孩子喜爱的书之一。他的其他绘本作品也同样广受好评:《失落的一角遇见大圆满》获国际读书协会最受儿童欢迎图书奖;《人行道的尽头》获《纽约时报》杰出绘本奖,是美国图书馆推荐童书;《向上跌了一跤》是《纽约时报》和美国图书馆推荐给孩子们的杰出儿童读物;《阁楱上的光》更是几乎囊括全美最重要的童书奖项,创纪录地连续182周位居《纽约时报》排行榜。

      在谢尔之前,儿童诗歌都是充满甜蜜和梦幻的,但是从谢尔之后开始有了分界,有了睿智。他的作品不拘泥于礼节,有一种奇异的天真。他把儿童文学从花园和教室的局限扩展到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却又充满惊喜的新奇领域。他的绘本作品幽默温馨,简单朴实的插图和浅显的文字中,充满淡淡的人生讽刺与生活哲学。在美国,只要书店卖儿童书,就一定会卖谢尔的作品。他的作品不只吸引儿童,更俘获了大人们的心。



    前言

      彭懿

      The Giving Tree直译过来就是“一棵不断给予的树”,日文译成了《大树》(《おおきな木》),中文译成了《爱心树》。

      其实,即使是一个孩子,也读得出这是一个爱的故事。

      关于这本书的主题,中文繁体字版《爱心树》封底上的一段话,恐怕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种解读了——“这是一个温馨的故事,略带哀伤的感动,慰藉人们的心灵。谢尔·希尔弗斯坦为各个年龄的读者创造了一个令人动容的寓言;在施与受之间,也在爱人与被爱之间”。中文简体字版更进了一步,将它解读为“一则有关‘索取’与‘付出’的寓言”。可是在我看来,“索取”与“付出”的“付出”,如果换成了“给予”,似乎更加贴近主题一些。因为“给予”这个词既是“give”的直译,也要比“付出”来得主动和积极。

      所以我要说,这是一个“给予”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人们更多的是把树看成为母爱的化身。是啊,如果不是爱,又怎能让树奉献了一切还无怨无悔呢?可以说整本书中最让人潸然泪下的一句话,就是那句“树很快乐(and the tree was happy)”——树枝被砍光了、树干被砍断了,已经牺牲到了没有什么可牺牲的份儿上的树,依然还是那么一句话。当看到结尾处那个被唤为男孩的老人,佝偻着身子坐在树桩上,“树很快乐”那几个字又一次跳入眼帘时,又有几个人能不感动呢!

      可这本书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不。比如,我们就可以提出一连串的疑问——树把一切都给予了男孩,这对于他来说有什么意义呢?原书从头至尾,直到男孩变成了一个青年人、中年人,甚至是风烛残年的老人,树还是把他唤做“boy”,这仅仅是一种亲昵,还是意味着男孩在精神层面上没有长大?树是不是给予太多了?男孩是不是索取得太多了?树这种完全的自我牺牲真的是一种真爱、真的是一种值得赞美的精神吗……

      谢尔·希尔弗斯坦把这些问题永远地留给了我们。

      说到谢尔·希尔弗斯的绘画风格,人们多半会想到“简洁”一类的字眼儿。是的,谢尔·希尔弗斯坦只用钢笔作画。不止是这本《爱心树》,像那本充满了童趣的《阁楼上的光》、那本被称之为“可能是你最快读完的一本书,但恐怕也是得花上一辈子咀嚼的一本书”的《失落的一角》,也都是用黑色线条画成的。他还常常处心积虑地大面积留白,譬如《爱心树》的第2个画面——就是说树喜欢上一个男孩那两页,左面一页是一棵树,而右面一整页几乎就是一张白纸,只是上面有一簇树叶、右下角有一只小孩的脚。不过,读者却丝毫也不会产生空而无物的感觉,因为谢尔·希尔弗斯坦已经把一个深刻而又隽永的故事注入到了那充满灵动的线条里。他还拥有一个神话般的本领,就是延伸读者的想像力。一个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他并没有画出树的表情,但你分明看到了树那慈爱、喜悦与凄凉孤寂的表情。还有,这本书你千万不要漏看了树枝的变化——至少是到树枝被男孩砍光背回家为止,每一页上的树枝都有不同的动作:男孩朝树跑来时,树枝会弯下来像是在招唤他;男孩戴上树叶编的王冠把自己想像成森林之王时,树枝也会像他一样骄傲地翘起来;男孩躲在石头后面和树捉迷藏时,树枝会伸得长长地去找他……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另外一个人:汤米·温格尔。如果不是有一天,这位《三个强盗》《克里特》的作者、后来的国际安徒生奖画家奖得主把谢尔·希尔弗斯坦“连拖带拉……又踢又叫”地拽到了知名童书编辑厄休拉·诺德斯特罗姆那儿,我们或许要与包括《爱心树》在内的一大批传世经典失之交臂了!

      谢尔·希尔弗斯坦对《出版者周刊》说,汤米·温格尔是他的好朋友(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萦绕在心的谜,我没有查到谢尔·希尔弗斯坦的传记,不知道汤米·温格尔为什么会成为他的好朋友,但我猜那一定是一个奇迹般的故事),汤米·温格尔把他拖到出版社,是想让厄休拉·诺德斯特罗姆来说服他为孩子们画图画书。尽管他一再声称自己从来没有为孩子们写书画画的计划,他的幽默是针对成年读者的,可是最终他还是被说服了。于是,就有了1963年的那本《拉夫卡迪欧:一只朝后开枪的狮子》。

      常有人把《爱心书》误写为谢尔·希尔弗斯坦的第一本图画书,《拉夫卡迪欧:一只朝后开枪的狮子》才是他的童书处女作。

    商品参数
    图书参数
    作者 谢尔·希尔弗斯坦 著 傅惟慈 译
    ISBN(书号) 9787544237499
    出版日期 2007-07-01
    版次 1
    开本 16开
    页码 58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商品评论

    暂无商品评论信息 [发表商品评论]

    商品咨询

    暂无商品咨询信息 [发表商品咨询]